2018-1-12 15:36:00

  一,必须对当前经济发展阶段要有个正确的判断

  去年1月7日我在“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的发言题目是:“2017年:经济调整转型的逻辑没变,但需要关注什么?”

  之所以说逻辑没变的理由:1,在中国,市场出清的过程很艰难,需要有一段时间,有一个过程。真正有力度的“三去”是在2016年才刚刚开始,2017年还要继续。而且从经验看,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又是正处于转轨中的大国,调整转型要真正到位,资产负债表要处理完毕,没有2-3年的时间是不可能的。特别是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库存。2,PPI的由负转正才刚刚开始,真正企稳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3,民营投资占总投资60%,2016年民营投资增长仅3%,民营投资予期不看好。4,货币政策还未回归常态。

  我当时还说,那么如果转型成功看什么标志?

  1,看能不能基本确立大体稳定的、与经济总量相适应的大国消费市场。这是观察中国经济结构转型是否成功的基本特征。

  2,根据多年来房地产市场波动对中国经济严重干扰程度的分析,可以说,在全社会能不能基本形成房地产市场是以消费品为导向而不是以资产市场为导向这一局面,这是本轮经济调整与转型基本成功的重要标志。

  3,看货币政策和货币供应能否基本回归常态。在2017-2019年的未来二三年M2降到10.5%甚至更低的水平,而这时经济运行还能保持基本正常的运行,意味着过去遗留下的隐含的过剩产能、高库存以及相应的杠杆率风险已逐步得到释放。僵尸企业逐步得到解决,在宏观政策上没有必要再继续过去那样以宽松的货币供应来平衡、来掩盖经济增长与金融风险之间的矛盾问题了。

  那么在这过程中又需要重点关注什么?2017年年初定的经济工作总基调是“稳中求进”。就是经济要稳定增长,又要“下决心处理一批风险”,而相关的工作任务和政策调整涉及方方面面,其中需要重点关注什么?关注在这么多繁杂的任务中,决策层是否已经作了统筹谋略?如果有了谋略,又如何确保执行力?谁去落实、谁去检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才能防止一个好的想法成为仅仅是口号、是空话?这是真正看懂2017年中国经济运行所必须突出关注的。

  在去年年中一些发言中后来我又进一步补充说,在具体工作中,房市的调控和整顿金融乱象、加强协调监管这两件事,弄不好就可能演变为国内的“黑天鹅”。特别在房市问题上,现在对房价的变动,人们的预期行为往往已大于货币供求的行为。人们的预期影响力已远远胜于一定的货币供应量。因此可以说,房市“长效机制”的逐步形成能否与人们予期的逐渐改变相适应,这是本轮房地产市场调控取胜致远的关键。也就是说,市场上对房市予期的突然改变,是很致命的。

  2017年过去了。去年的一年经济发展形势总体上是稳中有进,稳中趋好的。简单说,就是改革在深入,结构有所优化,增长稳住了,达到6.8%左右,重要的是,守住了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但是,房地产泡沫问题,全社会高杠杆率问题,经济运行效益不高的问题等所涉及的各种矛盾,概括起来就是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问题仍没解决。而这些问题的解决是需要历经一定的艰苦的时间,不可能因为日历从2017年翻到2018年,翻过新的一页,翻过一二个月,庞大经济体的内在发展逻辑就立刻变化了,矛盾全解决了。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